从校园到机构,重新认识这个行业

自步入养老行业起,耳畔响起了许多的声音:“哇!你还这么小,你怎么会做这个啊;又脏又累,趁早转行吧,做其他的一定比这个好。”

我笑着回答:“如果我们都不做,这些长者怎么办呢?任何行业都有它存在的意义。”

除了同行的疑惑外,身边的朋友也无法理解我的选择。在他们看来,这份工作每天面对着老年人,同行的工作人员也以中年居多,缺乏年轻人的活力。有时候朋友打趣我“是我们拉低了你社交圈的平均年龄”。的确,我的“圈子”都是七八十岁的“朋友”。

许多许多的声音,劝我退出、逃离这个行业圈子,我想说的是,源于热爱才会坚持。好像自从选择这个专业起,就注定了要做这一行,从一开始自己早已认定了它。

我叫石明慧,一名从事养老行业两年的普通人,今年22岁。

自实习初期步入养老行业至今整整两年,两年的时间身体经历了太多,心理也承受了太多,灵魂也洗涤了太多遍。两年的养老院生活,从无知充满朝气的年轻人变成了忧心忡忡的"社会人",从活泼变得焦虑,变得繁忙。

两年经历了公司的三家养护院,经历了从一线到行政岗位的工作。小到一针一线,大到整个养护院的所有,这些不论是对于自身的思想还是工作能力方面都是质的转变。

一开始对这个行业充满着遐想、希望、期待,也有未知的恐惧。因为我不能确定我所涉及的是怎样一个新环境,不知道即将要面对怎样的挑战。毕竟在学校所学的知识比较片面,而在现实工作与理论的差距是如此之大。养老这件事只能说不断的在学习、探索。

95后养老护理员:没有磨难的理想不值得追求!

在一个新环境中成长,很多东西只能道听途说;因为没有感同身受,每个人所遇见的人群不一样,心里的状态不一样,三观不一样,其中的苦与乐也只有自己感受最真实、最贴切。

依稀清楚的记得刚踏入机构的那一刻,心里无比的兴奋、激动。觉得自己学了那么久的知识总算可以派上用场了,寒窗苦读多年好像就是为这一刻。但当自己真正的开始接触养老,内心开始惶恐、逃避、甚至会有点难以适应,那是那一刻最真实的感受。但是还是不停地告诫自己,既来之则安之。必须要尽快熟悉当下的环境,尽早的进入在工作状态。

但是第一天的工作还是很不争气,面对着一群失能失智的长者;疾病让她们发出的怪声,他们会突然出现在你面前,甚至会玩弄排泄物等。现在还记得,因为不适应,导致一天都没有吃下饭。看见护理员阿姨亲吻着他们,当时我内心想的是,这我肯定接受不了,肯定做不到。因为这些长者与书中描述的不一样,与我想象中的不一样。

对于同事,虽然也有心理准备,但是面对一群阿姨,没有一个同龄人,免不了还是难受。也要学习如何与阿姨打交道,生怕自己做错了什么阿姨们会责怪我。只能不停告诫自己,少说话,多做事。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的身体首先开始接纳这份工作——饭量和体重的增长是最直接的证明。除此之外,我的内心也开始融入环境,开始与长者聊天、玩游戏、拥抱、牵手,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每天推着他们晒太阳,乐在其中。

困扰:标准化还是个性化

在几个月的工作中也让我感受到了养老的枯燥、单调,每天的工作仅限于满足长者的日常基本需求,甚至有时候无法满足。由于工作流程制度,每天定时定点做着同样的事情,也渐渐发现这些工作流程是如此的冰冷。

养老院如同机器一般每天完成着同样的任务,到点吃饭、睡觉、起床等。有时连长者上个洗手间也要根据时间来。在我看来,长者们失去了自由,失去了自主发言权,失去了生活的权利。

我遇到过这样一位长者,由于身体不便,他怕麻烦别人;所以每天减少自己的饮水量,这样就可以减少自己上洗手间的频率。当时我听着心里特别难受,也觉得自己特别的失败,竟然连长者最基本的生理需求都无法让他满足。

这也是一直困扰着我的问题,可能我想法比较简单,我想的是更多的去关心长者,尊重长者,让他们融入到群体生活中来。

长者们可以有自己的想法,不仅仅是想着今天中午吃什么,明天中午吃什么。让长者们的生活变得更加多元化、充实,把自身的残存功能更好的利用起来。享受这个老去的过程,而不是恐惧,没有任何的期盼与快乐。真正的达到老有所为、老有所乐、老有所依、老有所学、老有所养(享),而并非眼前一日三餐的生活。

而我的幸福感、成就感在于:

看见他们发自内心的笑容时、
在得的到家属的认可时、
在看见长者身体表现比以前进步时、
在长者能够叫出我的名字时、
在得到社会的理解时、
在得到公司的援助时、
在学习到知识等等

也许源于热爱,也许因为从小没有感受到爷爷奶奶是什么样子的,所以才会更想去了解他们、陪伴他们。

这个行业很“磨人”,却值得坚持

每天面对着这些长者,也发现了他们比健康的长者更脆弱、敏感,濒死感也会更强烈。疾病和衰老摧残着他们的身体和心灵,会让他们更容易自我放弃。

也因此,更需要我们养老服务人员更多的关心与爱心,更多的尊重他们、爱护他们、鼓励他们、支持他们,让他们发挥残存现有的余力,让他们感受这个社会的关爱;感受自身的存在价值,达到自我实现。

每天的日常工作也让我渐渐体会到了为什么养老行业的流失率如此之高,因为这个行业真的很"磨人"。

磨性子、磨脾气,需要不断的学习、探索。不仅要承受长者的打骂、还要承受家属的误解、社会的不认可、领导的批评,四面八方而来的压力。有段时间自己压力大到长出白发,每晚做梦都梦到工作,有时还会失眠。

最难受的一点就是无法陪伴家里人,有次我父亲生病住院很长一段时间,我母亲瞒着不告诉我,等出院了才告知我,当时我得知这个知消息就哭了。每天照护着长者的饮食起居,在自己父母最需要的时候却没有能够照顾到他们半点。所以很感谢父母的理解、体谅。

这也是我最愧疚、自责之处;从小到大亏欠父母太多太多,所有的脾气与不好的那面都留给了他们,而当他们需要我时我却无能为力。

有段时间真的很想离开这个行业,因为身心疲惫。感觉自己无法承受这些压力了,只想逃避、远离。庆幸的是公司的氛围很好,遇到的同事们都很支持我,在大家的影响下,我能坚持下来,还获得了很多机会。

养老不仅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

养老从业之路任重道远,希望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加入其中,让我们共同为长者创造一个美好的明天,也为我们自己创造一个美好的未来。

也希望社会更多的人关爱失能失智长者,给他们足够的尊重与理解,尤其是失智长者,他/她们并不是疯子,只是生病了。

也希望家属有时间多来探望长者,毕竟亲情的关爱是我们无法替代的。也希望社会越来越认可我们的劳动,认可我们的职业,认可我们的专业——就像认可其他岗位行业一样。

最后,我要感谢那些待我像自己孙辈的长者们,感谢他们在我生病时的关心,感谢他们心疼我工作的辛苦,感谢他们往我口袋里塞的糖果。他们有些是夕阳,在我的从业路上带给我温暖,有些已经变成了星光,指引着我前进的方向。

关键词:养老护理员
特别提醒:本文收集整理或摘抄于网络,若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更多信息科阅读《 行业观察 》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