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负面消息太多了,咱们缓缓,想点高兴儿的事。我有两个主题,特别令人愉快,帮我渡过了无数低气压时刻。

主题一,叫:中了500万怎么花?不过随着近年来通货膨胀和房价增长,它已经逐渐升级为:中了2个亿怎么花……

相比主题一的不着调,主题二就有建设性多了,叫:退休之后的日子怎么过?

众所周知,干金融的人,大多30、40岁就开始盼着退休了。很少有人能强悍到希望在每天盯头寸,每天跪客户,每天写报告判断涨跌又动不动被市场打脸的岗位上奋斗终身的。

所以很快的,主题二就从我一个人的意淫变成了周围一帮好朋友们共同讨论的话题,甚至把研究成果取了个名字,叫—— “扎堆儿养老计划”。

版本一”是这样的:

大伙儿在某山清水秀的城市周边,集资兴建一个联排别墅小镇,一家住一套,中间的一栋空着,作为公共区域,内含:食堂、棋牌室、电竞室,健身房和执事长老(由各家说了算的那口子出任)会议室。

我们共同出资请一个东北菜厨子,一个川菜厨子负责一日三餐;请一个心地善良又有耐心的小护士,每天来给我们量血压,测心率,提醒吃药,到点儿打针;还要有3-5个处女座的保洁阿姨,2个审美高雅的园丁和1个谨慎负责的门卫。

集体生活包括:

夕阳红旅行团——由发起人设计线路,联系旅行社,其他人感兴趣就随时报名,凑够一个团儿即刻出发;

不服老运动会——舞蹈大赛啊,游泳大赛啊,“帝国时代”、“魔兽世界”等古早游戏争霸赛之类的吧,最好有专门的活动公司给承办一下;

还有每周固定收看的选秀节目——为了增加刺激性,也许可以考虑开个盘口,小赌一下冠、亚、季军什么的,这个我们偷偷地自己来。

金融圈扎堆儿养老计划介绍!

但同时,又非常尊重大家的个性:

譬如我是一定要养宠物的,撸猫是我对生活品质要求的底线(但大多数养老院都不允许);

而我的好朋友“张牡丹”则更为奇葩,她到时候都变成老太太了,还想晚上出去开大排档,卖什么吃的不重要,关键是她要当驻场歌手,圆她此生未竟之明星梦。难为我们一个个也都是七老八十的人了,还得去帮忙跑堂。

但,为了友谊,当时大家竟然也都同意了……

设计版本一的时候,我们才二十多岁。之后一晃儿大概过了七八年吧,大家重新聊起这个话题,发现我们不仅低估了房价的涨幅,还高估了自己赚钱的能力。所以补充制定了

更为细化的“版本二”:

首先我们需要盘一盘大家退休后的可支配财富总额,主要应该分为两部分:房子和易变现的股票、基金、存款等金融资产。

现在房子虽然火,但等我们老了,中国早已步入老龄化社会,满地都是去住养老院的同龄人腾出来的二手房,所以房子未见得好卖。如果我们的现金类资产不足,不得不用以房养老的方式补充,可能需要委托专业的房地产中介慢慢处理,或卖、或租、或者反向贷款。我们共同居住的小区(对,改成了小区,不再是联排别墅小镇了……)也可以选长租模式,而不需要买下来。

金融资产和房产变现后的资金,我们共同成立一个“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以便实现统筹管理,分散投资,平抑周期,抵抗风险的目的。具体策略不用麻烦信托公司的投资经理了,因为我们这伙儿委托人中有专业做股票的,做债券的,做期货的,做保险的,当会计的,学法律的,评级公司的,财经媒体的,到时候个个都是积累了三十多年实战经验的老鸟,搞不好比信托公司的投研团队还整齐,他们出个交易员做通道就行了。

但运营清算就需要费点儿心了,由于大家资产不等,信托计划下还必须给每个人单独建账,投资的收入按比例分配,而支出则要按实际情况从各个子账户划拨到公共账户再统一支付。另外,我们可能还需要建立一个单独的保险金信托,来管理大家的保单,可能有需要继续缴费的,有需要申请赔付的,有需要用保单抵押借款的,而保险金到账后,还可能要处理税收问题。

其次是养老服务的安排。单独请厨师、护士、园丁之类的,其实不经济。不仅价格高,而且我们很难判断应聘者的专业能力,加上没有科学的监督机制,一旦不满意,要换掉,再请人,徒增很多烦恼。这个问题在目前的中国不好解决,但二、三十年后应该不是什么难事了。已经步入老龄化的发达国家都会有很多名为“居家护理服务公司”的全能型一站式服务机构,他们统一聘请各个领域的专业人士,组成团队上门服务,能给老人体检,打针,洗澡,甚至陪聊。服务的时间、频次都可以事先跟公司约定,打包付费。每次服务后,老人只管打分就好,不满意就换人,没有任何纷争。

还有一种更划算的补充,就是用好“养老服务驿站”,这是我们国家政府出资兴建的社区服务组织,有公益性质,也能承担部分照顾老年人起居,丰富老年人业余文化生活的工作。(过年期间听到新闻报道,北京已经有1000多个了。)我看“不服老运动会”完全可以交给他们承办,我们保证拍出欢天喜地的活动照片来,贴在他们布告栏里供上级领导检查。

“吃”这个问题呢,也可以外包给专门负责老年人膳食的企业,这样注重口味的同时,还能兼顾健康。

另外,我们还要选一到两家养老科技公司时刻保持沟通,多多关注技术进步,要知道适合老年人的室内装修、动线设计、高科技家具,甚至保姆型机器人,能大大延长老年人独立生活的年限,最大限度地维持我们的自由和尊严。

以上所有这些决策,自然还是由执事长老们组成的委员会投票决定,例如要不要换服务的机构啊?要不要买新的电子设备啊?以及哪个老头子、老婆子疑似患上阿尔兹海默症,要把他/她踢出我们养老金账户的投资决策委员会了。

但是“版本二”还是有一个bug,就是当有一天,所有的执事长老们都丧失了继续运作“扎堆养老计划”的能力时,大家该怎么办?能不能有人继续秉承着我们的理念,维系着我们的尊严,呵护着我们的晚年?

其实,“扎堆养老计划”里的所有事儿,有一种机构都能做,就是“家族办公室”,他们不仅能做资产管理,外聘和监督专业服务公司,甚至还可以代办子女留学和遗产分割执行(据说捞人都行~)。但唯其不幸,他们只能为有钱人做,法定门槛儿都要1000万。而实际运行下来,区区1000万财产的人是请不起“家族办公室”的,因为提供如此多的服务,年费都要100万起。这还只是服务一个家族,像我们一群家族要多出多少麻烦来?100万根本挡不住啊!

于是,“版本三”要解决的问题只有一个了,就是如何将“扎堆儿养老计划”标准化,普及化,以降低单体运作的成本,使得“家族办公室”可以为白领阶层提供高质量相对个性化的养老服务。也许可以考虑把委托人按背景拆分开来,不局限于朋友圈儿,以共同需求提供标准的服务套餐,譬如“1000万以上身家丁克有猫爱旅行养老计划”、“800万以上身家单身狗英雄养老联盟”、“500万以上身家但有三套房子女可提供补充现金流每年要出国看孙子3个月直到走不动候鸟夫妇养老小分队”……

咦?……感觉YY出了一个商机呢!

本文标题:金融圈扎堆儿养老计划介绍!
特别提醒:本文收集整理或摘抄于网络,若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更多信息科阅读《 行业观察 》栏目!